人物形象宣传片拍摄制作文案写作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1-07      浏览量:0
人物 ——从沙河边走来的大画家

人物

——从沙河边走来的大画家

1937年,当抗日战争的烽火在中国大地上燃起,在江苏沛县大沙河边的踪家寨村的踪氏家族中,一个生命诞生了。当时踪家寨的乡亲们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幼小的生命日后会成为一个享誉中华的大画家。他就是当代著名画家踪岩夫先生。
是大沙河那一弯碧水给了他灵性吗?是古老的沛县那深厚的汉文化底蕴给了他感悟吗?幼小的踪岩夫就表现出不同寻常的艺术天赋。一场大雨之后,沙土地光洁如纸,踪岩夫便拾起树枝在那地上画画,画人物,画鸟兽,居然画的栩栩如生,大人们见了都说神了,这孩子那来的这个灵性?一次,踪岩夫在沙地上画了一个人物,把他制成浮雕,那活生生的人物把伙伴们都吓走了。
父亲是1930年的老党员,和郝中士、苗中凡是战友,母亲是家庭妇女,曾救过三个地下工作者的命。出生在这样一个革命家庭,踪岩夫从小就和共产党亲,就有了朴素的革命意识,就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远大理想。
(同期声:踪岩夫谈他对故乡的感情。)
小学是在本村上的。那时候日子很穷,踪岩夫从小就开始经历生活的磨练。由于喜爱画画,踪岩夫常在下课的时候在黑板上画,上课铃一响便赶忙擦掉,有一次被老师看到了,老师吃了一惊,说:嗬,画的不错嘛!那时候踪岩夫还有一种收集烟盒的爱好,因为那烟盒上印有许多好看的图画。及至到山东锦乡上中学,他在班里是美工组的组长,负责出黑板报、壁报,美术比赛经常得奖,是学校出了名的小画家。
1956年,踪岩夫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京艺术师范学院美术系,实现了他要为艺术奋斗终生的理想。在学校里,他刻苦学习中外美术史,感悟美术大师们的经典之作,对中国的传统美术更是细加揣摩,领会其真谛,从而在理论上、绘画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学画的道路上,踪岩夫说有几个老师对他的影响很深,如副院长画油画的艺术大家卫天人,国画大家吴冠中、白雪石、于之珍、高冠华等都代过他的课,他从这些老师中不仅学得了作画的技巧,作画的精神,还学习了他们做人的品德。
1960年,由于他的学业成绩突出,毕业后被学校留校任教。他的毕业作品国画〈街道市民办工厂〉在美术界的权威刊物《美术》上发表。他在美术系代课,先是当教师,后升为助教,独立开课,教授美术欣赏,艺术概论,写意花鸟。再擢升为讲师,副教授,教授,美术系副主任,主任,山水画鸟硕士研究生导师。他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名人协会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1985年赴美国办画展讲学,1986年在北京举办四人联展,1990年在中国画研究院举办二人展,1994年在中国美术馆参加真丝书画艺术六人展,不少作品被中南海、天安门、中央电视台、中国美术馆等国家机关和部门收藏,有些作品赴日本、美国、新加坡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参加交流和展出,出版有《踪岩夫中国画作品集》及国画教材《怎样画葫芦丝瓜》、《怎样画牵牛花》、《减笔荷花》等,其《写意紫藤枝法》、《写意花鸟的基础技法与创作》两部音象教材已在国内外发行。
一晃就是68年了,抗战时出生的踪岩夫如今已经退休,满头白发苍苍,他细高身材,很瘦,但却精神勃勃,他所任教的这所大学已改名为首都师范大学,他在这所大学里教了45年学,培养的学生达三十多届,1000人之多,可谓桃李满天下,不少学生已是美术界的拔尖人物,如在中央美院画山水的姚明星,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副院长的董仲洵,画国画人物的胡明哲、韦洪燕等都出自他的门下,说踪岩夫是一个出色的美术教育家是不过份的。
当代著名画家、美术评论家程大利对踪岩夫的画评价很高,他说,踪先生的画传统功力很深,笔墨沉厚,有秦汉之风。他画的是修养。他的画还在长进。踪岩夫的老师、当代国画大家吴冠中看了踪岩夫的国画《山魂》后,高兴地说:不错,这幅画放在石涛的画集里也是精品。他的一幅《向日葵》深得大画家刘开渠的赞许,评说这幅画很有新意,很有气魄。
踪岩夫喜爱画花鸟,也许是他出生在农村,对乡村生活观察的很细,他的画总有一种苏北乡村田园的气息,那秋天农家屋檐下挂着的金黄的玉米,红红的辣椒,院子里的向日葵,鸡鸭鹅兔,水塘里亭亭玉立的荷花,那爬满篱笆的南瓜、葫芦,丝瓜,眉豆,牵牛花等无不在他的笔下活灵活现,还有那在空中飞翔的蝴蝶、蜻蜓,燕子、麻雀,总使我们想到乡村的那片土地,那片湛蓝的天空。踪岩夫说,童年的生活在我的记忆中很深,乡村的一切皆可入画。他说,绘画要有一种创造性,有继承有创造才有艺术,反之则无,教学生要学会创造,千万要避免走入套路,要创造自己的风格和个性,这虽然很难,但要为之毕生努力。问踪先生花鸟画的写意之根在哪里?他说,一是要有生活的积累,二是在思想上品格上要有崇高的境界。有些人太功利,名气大了,作品却平庸了。一个真正的画家要有境界。他的话耐人深思,是他多年教学和绘画的深刻感悟吧。
(同期声:踪岩夫谈对中国画的认识)
退休后的踪岩夫有了更多的绘画时间,一支柔毫寄托着他对美的追求,寄托着他对故乡的怀念。读书,画画,这是他晚年的两大乐趣。他的画也愈见老道。谈到他的画,他说,我喜欢平淡、天真,不拘小节,于无声处听惊雷。他说,中国画不要丢了民俗性,民族性,一味地学习西方,不是借鉴,而是照搬,就把我们好的传统丢掉了。
在首都师范大学工作、生活了40余年,踪岩夫对这座校园怀有深厚的感情,清晨和黄昏,他总要到校园散步,回顾那些流逝的岁月。他的家就在这座校园的一幢楼上,儿子都已成家分居,他和年迈的母亲、妻子生活在一起,家庭生活安静、愉快、和谐、幸福。
2004年冬,踪岩夫回到久别的故乡,在徐州博物馆举办他的写意花鸟画展,在徐州引起了轰动,沛县喜爱书画的人都去了,100多幅花鸟画给人一种美的艺术的享受,使人大开了眼界。画展期间,主办单位举办了踪岩夫花鸟画学术研讨会,有100多人参加,气氛十分热烈。
踪岩夫的写意花鸟画对沛县的书画界影响很大,他的画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群众,透出一种民风民俗,极具民族风格,深受群众的喜爱。有些书画新人拜他为师。踪岩夫对家乡书画艺术的繁荣寄于了厚望。
(同期声:踪岩夫谈故乡书画艺术的繁荣)
踪岩夫的艺术成就为故乡沛县争得了荣誉,他是沛县的骄傲,是沛县人民的骄傲,我们祝他健康长寿,祝他晚年在书画艺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为中华古老的文明增添光彩。